衔接那断代的回忆《追赶太阳》

童年,是最美好的一段回忆(www.zxmjq.com)。在孩子们的心里,上天入地,纵横寰宇,无疑是最神往的事情。就在那个时候,一首歌来了,黄文君的《追赶太阳》,那年是1986年 。

追赶太阳 为了追赶太阳我驾上一朵红云彩为了踏上星星我遨游太空多气派我来邀你作伴请你放弃一切随我来我们来到太空啊多么自由多自在太空多么美丽太空多么幸福太空多么快乐我们多么豪迈太空五彩缤纷太空光辉灿烂太阳多么温暖这里多么神奇快快快快快轻快的节奏,美妙的旋律,把我们带进太空,那个向往着的神秘的所在。现在再看看歌词,简单到空洞,几乎没有任何触碰实质的东西。35年后,这一切成为了现实。天和号进入340~450公里的近地轨道。天问一号已经到达火星,祝融号火星车已经在火星上游弋!与太阳系而言,地球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在广袤的银河系中,地球不过是寒星一点;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只能算是一个细胞单元。相比亿万年的宇宙,人的一生,无非是星光的一次闪烁。生命是一种神奇的现象,长长短短,都是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地球上寿命最短的动物应该是蜉蝣了,它只有一天时间可以存活。于是,就蜉蝣而言,孵化出来后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恋爱结婚生育。爱情成了这种小东西的唯一。什么鸳鸯蝴蝶,什么乌龟天鹅,与蜉蝣相比,统统都弱爆了。它们是为爱情而生的,完成了最原始的交媾,它们会无怨无悔的死去。

地球上寿命最长的动物是灯塔水母,它们不需要爱情,能够无性繁殖。它们是地球上唯一一种突破时空轮回的动物,甚至可以返老还童。在繁殖后代之后,它们自己也回到幼虫时代,再一次发育,成就长生不老的传奇。

人类是最惧怕死亡的生物了吧?从有文字记载的秦始皇开始,就渴望长生。直到现在,依然有很多科学家在破解长生的密码。假如可以穿越时空,时间就成了一种多余,长生已经不是控制细胞的死亡和分裂,而是我们截取时空的某一段记忆。当我们沐浴着500秒之前的阳光时,可否想到,在阳光穿越1.5亿公里的生命历程中,如果定格到亿万光年之外,它们岂非也实现了永生?在宇宙的另外一端,也许是相隔了亿万光年,另外一个我在眺望着远方。我的喜怒哀乐,我的悲欢离合,亿万年后的另外一个我,也能够感知,岂非也是另外一种永恒?再听一遍黄文君的《追赶太阳》,似乎多了一点明悟。

主营产品:下走纸包装机